同观·德国|“起立”:左翼集结号能否阻挡德国“右转”之势

来源:哈铁局“十一”加开动车组临客9对普速临客9对 发表时间:2018-11-18

[ 字号  ]

原题目:同观·德国|“起立”:左翼集结号能否阻挡德国“右转”之势

【编者按】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央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央与汹涌新闻国际部互助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21篇。迩来,德国兴起了一场集结左翼气力的“起立”运动,自2015年灾黎潮以来越发守旧、右倾的德国是否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面临国际和欧洲政治近年来泛起的逆全球化趋势,被以为是自由民主主义最后一块阵地的德国很难独善其身。随着2015年以来灾黎潮引发社会民意转向守旧、右倾,德国另择党(AfD)崛起为德国第三大党,社会民主党因面目不清走向进一步衰落,而执政的同盟党内部则有基督教社会同盟不停在灾黎、移民问题与政策上与姊妹党基督教民主同盟唱反调,选择近乎民粹的门路。海内外的视察者想知道,德国的守旧以及左翼政治气力能否乐成地阻止右翼头脑的进一步泛滥?究竟,德国历史殷鉴未远,任何可能偏离正面战后遗产的生长趋势都不能不引起众人的警醒。

一段时间以来,有一个新闻在柏林政坛变得越来越详细,这就是德国政坛的左翼群体正在泛起一股跨党派的团结动向。八月上旬,这一称为“起立”(Aufstehen)的新动向已经渐露雏形,它自称是“运动”,也就是说既不是新的左翼政党,也不是左翼政党同盟。

什么是“起立”运动?

这种新型的政治运动组织形式对于德国未来的政治走向意味着什么?我们研究了“起立”运动在网页上宣布的纲要(www.aufstehen.de)。不难看出,运动的起点确实点中了德国左翼自由政治气力的痛处,即属于政治左翼光谱的社会民主党和绿党在上世纪末第一次实现团结执政以来,在其传统焦点诉求即社会政策方面始终缺乏方案,反而以施罗德执政时期带有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色彩的劳动掩护政策留在民众的影象中,这也是近年来社会民主党选情每况愈下、缺乏说服力的主要缘故原由。

“起立”运动因而从当下德国政治的缺失立论,以此作为自己的政治诉求:“多数民众希望有一个社会的政策、康健的情况与宁静,可是多数民众的利益在联邦议院中不占多数。虽然这一切是选举的效果。”这么看来,“起立”仍然属于抗议政治的实践——这一点固然无可厚非,绿党和左翼党的抗议政治色彩也很浓重。

就组织形式而言,“起立”将自己定位为“社会的和民主的更新运动”:“我们想做的是新事物:不是组建新的政党,而是一种为了所有愿意为目的而配合战斗的人的运动”。 这一定位令人想起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前进”。

就“起立”运动的政治纲要而言,运动“争取更有保障的事情岗位,更高的薪酬,优秀的退休金和照顾护士,一个掩护民众免于社会下坠以及不是把所有的生涯危险推卸给小我私家的社会国家,从整日制幼儿园到大学的高质量教育,能够肩负得起的住房租金,公正的税收、而不是向富豪、银行和大企业倾斜的政策,掩护我们遭受威胁的地球,掩护水、空气、土壤、动物和生物多样性,支持裁军,支持真正的宁静外交缓和和政策,阻挡署理人战争,阻挡武器出口,阻挡掠夺生长受限、发生灾黎的国家。我们阻挡排外,支持真正的、不是由银行、大企业和利益团体主导的民主。”

凭据以上针对“起立”运动纲要性表述的剖析,可见该运动在政治实践的工具性角度着眼于吸引社会民主党、绿党和左翼党以及其他不满政府社会政策的选民,其焦点的议题可谓近年来左翼政治重点议题的大搜集,尤其靠近左翼党的态度。“起立”运动贪图在国际和海内政治为右倾守旧趋势所挟制的局势下振臂一呼,实现跨政党左翼气力的大团结,而不是让右翼的德国另择党成为反抗性选民的唯一选择。“我们要成为德国和欧洲新的多数派!”而且,“起立”运动以为自己是当前国际反抗运动的一部门:美国民主党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英国工党的科尔宾(Jeremy Corbyn),以及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引起震惊”的社会运动。

“起立”运动的远景怎样?

“起立”运动的远景并不令人乐观。履历告诉我们,左翼政治要么败于政治诉求的极端整体性,要么败于人事,尔后者恰恰是“起立”运动为人诟病的地方。

“起立”运动的主导人是左翼党的联邦议院党团向导人莎拉· 瓦根克奈希特(Sahra Wagenknecht),死后则不乏她的丈夫奥斯卡· 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的影子——拉方丹是早年社会民主党主席,后与施罗德政见不合而脱党,在工具部左翼党整合的历程中施展了主要作用。

瓦根克奈希特是德国左翼党内不多见的兼具小我私家魅力和表达能力的政治人才,德国电视政治脱口秀的常客。可是,她不支持无条件吸收灾黎被以为违反了坚定的左翼人性主义态度,为右翼政党提供了口实,甚至被攻击为“简化版德国另择党”和左翼民族主义,引起党内的庞大争议。

瓦根克奈希特与左翼党主席的关系也异常重要和冷淡。“起立”运动事实是在试图整合德国社会疏散的左翼声音,照旧试图重新努力别辟门户?党内不少人对此颇有疑问,而本已逐渐边缘的左翼气力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新一轮分化、碎片化。拉方丹的存在,更是引人浮想联翩:拉方丹与社会民主党的恩怨让他的一切政治行为带有小我私家复仇的色彩,因而他对于社会民主党睁开的魅力攻势也不得不受到“暗度陈仓”的质疑。左翼党和社会民主党多数对于“起立”运动保持距离。

“起立”的到场者和支持者事实是谁?

从“起立”运动官网提供的信息来看,支持者来自各阶级和各行业:救助职员、舞台工人、工业工人、互联网金融人士、修建工人、印刷工、牧师、记者、音乐人、动物掩护主义者、退休人士、西席、大学生、中学生等,据称运动在八月中旬就已经吸引了60000名支持者。直接投身运动的政党人士则多数不为人所熟悉,其中包罗数名社会民主党、左翼党和绿党的联邦议员。

“我们要征服互联网和大街小巷。”也就是说,传统的左派陌头政治、叫醒民众的政治到场意识、下层民主对于“起立”运动而言可能是最现实的谜底。这一切固然是针对当下欧洲和德国政治现状而言,可是生性守旧的德国民众对于左翼的政治激情和手段能有多大水平的接受?作为类比:绿党的环保态度虽然具有某种道德律令般的权威,也促进德国形成了某种水平的环保共识,可是在现实政治层面仍然难题重重。

以为多数民众理所应当接纳左翼态度,这是不是左翼政治恒久以来的幻象?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央、中德人文研究中央副主任、研究员)

责任编辑:

中国工程院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84579号 邮政信箱:北京8098信箱 邮编: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38492 传真:8610-5934980 邮箱: bgdft@cae.cn
Copyright © 2008-2018 ICP备案号: 闽ICP备121251号-5